服务电话:133921763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管家婆彩图天线宝宝 > 正文

家暴中被咬掉鼻子的女人:在农村离婚很丢人

发表时间: 2019-09-07

  家暴循环,最终被毁容。《反家庭暴力法》实施一年,如何更好地保护家庭成员?酿成悲剧,她有没有责任?面对面专访,被家暴改变的人生。

  晓云:根本就没反应过来,我女儿就坐在这边,就在那里大叫,她说爸爸把妈妈的鼻子咬掉了。

  今年2月开始,章晓云在这里接受鼻再造手术,和很多来这里的人不同,她不是为了追求容貌更加美丽而是为了修复暴力导致的毁容。现在,她的鼻子已经宛若新生,但造成伤害的那一幕,却很难从心灵上被抹去。

  2016年7月8日,原本在外地打工的章晓云回到重庆,到前夫家就孩子的抚养问题召开“家庭会议”,为了保护女儿的安全,章晓云的父母也参加了会议。

  晓云:我说我们,你说要谈什么就谈,坐下来谈吧。我就坐在沙发上,前面有个茶几,突然就在对面一下子又跪下,当时他一下跪,其实我心里面就发毛,就觉得又上当了。

  晓云:因为当时联系的时候,他说了只是回去解决小孩的事情,他就说该拿生活费,一个月拿多少生活费,给他就可以了就是这样的。

  在章晓云和前夫十几年的婚姻生活中,下跪这一幕并非第一次上演。2001年,18岁的章晓云经亲戚介绍,认识了比自己大一岁的胥某。

  晓云:就是我父母吧,女儿那么大了,也差不多该到结婚的年龄,把你嫁出去了就完成任务了,还有我表姐是媒人,觉得要是我不愿意就得罪了亲戚,就是这种,没有考虑到自己喜不喜欢。

  胥某是一名大货车司机,两人认识后,交往并不多,章晓云也曾经出去打过工。认识两年后,他们在父母的催促下办理了结婚手续。一年后女儿降生,然而,女儿还不到一岁的时候,章晓云遭到了胥某的第一次家暴。

  晓云:完全就是小事。我们那里很冷,不是有那个管子,就是有热气。我就洗了鞋垫把它放在那上边,把它烘干,他回家泡方便面,他就把碗放在我洗好的鞋垫上面去,那我肯定我洗干净的你放在上面我就说他。说他了,拌了几句,最后他就动手打。

  晓云:心理很难接受。在我心目中就是觉得结了婚如果哪一个男的动手打我,我肯定跟他过不下去。

  晓云:当时我就很生气,然后我就要走,天都黑了,我女儿她爷爷奶奶带着在隔壁玩,就我们两个在家,那时候我就去把衣服穿上就要走,我也没想过要走哪里,他又去拉着我,求我原谅,然后就说不会再有下一次,一直在那里道歉。爷爷奶奶又把女儿带回来,当时看到女儿,我心就软了。

  晓云:不能,反正我就心里面一直都有个结,还有那时候在我们农村,如果是离婚的话 ,觉得还是很少的,很丢脸的事情,不敢说,也不敢跟父母说,

  晓云:因为父母是那种很封建的人,你嫁给他了,你这一辈子就是那里的人,感觉两个人吵吵闹闹、打打架都是很正常的。

  然而,两年后章晓云第二次被打,这一次发生在福建。在那之前,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出生,但丈夫欠的赌债越来越多,为了躲债,两人不得不在2008年到福建石狮打工。

  晓云:他很爱骂人,他每一句话说出来都会有脏话,肯定我受不了这种,我就跟他顶了一句,他就抓着我打。

  晓云:因为我觉得我真的没有做错什么挨打,如果说我做了错事他打我,我肯定觉得心理还觉得情有可原,因为是我做错了事。

  晓云:但在我心目当中就是觉得我做错了他打我,我还能原谅,但是我真的没做错事情。

  为了不让人知道,章晓云请了10多天的假,整天待在家里不出门,等伤好后才去上班。

  晓云:后来又打了,我就觉得不能原谅,他一直说不会有下一次,他说再有下一次的话,他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的怎么样。

  晓云:当时我还是相信的,我每一次都抱有一种侥幸心理,那种感觉,又看在小孩的面上。

  被家暴这件事,章晓云瞒了11年,直到2015年国庆前,章晓云和姐姐说好,要回娘家过年,胥某不同意,争执中,再一次动手。

  晓云:他开始又摔东西,又骂人,后来也是因为我顶了他一句,又抓着我打,那一次我还抱着儿子,他就不好打我的脸,因为抱着儿子,打我的腿,这只腿,好久上厕所都蹲不下去,一直这块都是硬的、紫的。

  晓云:因为本来跟我姐姐约好的,我后来就给我姐打电话,我说我去不了了,听我在哭,她就跑到家里面去,看到我那个样子她说,你要干什么?他说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她说那你有本事你现在再打,他说我想什么时候打就什么时候打,然后我姐姐就报警了。

  晓云:因为都跟警察说了,他也不来管,所以说可能在他心里面他也觉得没人能管这个事情。

  晓云:因为我心里面就觉得,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办法,好多人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。

  那次之后,章晓云提出离婚,胥某不同意,反复上演软硬兼施的各种哀求和保证,章晓云继续留在家中。直到2016年2月,两人办理离婚手续,两个女儿由章晓云抚养,儿子和房子归胥某,但是签署了离婚协议之后,章晓云却没能带走女儿,没能离开家。

  晓云:为了小孩,几个小孩可怜,你们分开了,小孩在单亲家庭里面长大怎么样。

  晓云:还有他的亲戚也说了,女儿就是我带着两个女儿以后出去,如果女儿受到什么伤害就要我拿命来抵。

  就这样,章晓云留在了家里,直到2016年6月份,章晓云给孩子留下2000元生活费,独自前往北京、上海等地寻找工作。离家后,胥某给她打电话,让她再给自己一次机会,承诺不会再打她了,她把胥某的电话号码拉进黑名单,胥某就用微信找她,微信也拉黑后,胥某用大女儿的微信,让两个女儿和3岁的儿子轮流在微信语音里骂她,章晓云只好把女儿的微信拉黑,胥某不甘心,四处打听章晓云的下落,听说章晓云在江苏南通打工,胥某就拉着大女儿去南通“找妈妈”,大女儿胸前悬挂一张牌子,跪在南通闹市。这几张照片被胥某发在女儿的朋友圈和六年级的同学群里,章晓云在网上看到女儿的照片,心痛不已,她拨通了胥某的电话。

  晓云:他堂妹也说,你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,看着小孩在家里面受罪。当时女儿都有轻生的念头在家里面,她说她想跳楼。

  2016年7月8日那天,为了防止意外发生,家人把家里所有的利器都收了起来,还找了胥某的堂弟堂妹保护章晓云,当前夫胥某再一次下跪,要求章晓云回家的时候,她严词拒绝了。

  晓云:他可能看到我这样已经很坚决了,他就说好了别说了,站起来一下子来抱住我就这样了。

  晓云:不知道,很快的,他就一两步,站起来走过来就这样,因为他堂弟堂妹一直在防着他,怕他拿东西。

  晓云:根本就没反应过来,他可能早就想好了,一下子就是下手很重,一下子就咬了,你想鼻子都有骨头的,他如果轻轻咬的话,怎么会一口咬掉?

  晓云:大家都没反应过来,我女儿就坐在这边,她亲眼看见的,她就在那里大叫,她就说爸爸把妈妈的鼻子咬掉了,一直在流血。

  章晓云被送到重庆西南医院,胥某没有逃跑,直到警察到来,把他带回了派出所,三个孩子则目睹了妈妈被爸爸咬掉鼻子的全过程。

  晓云:当时医生一看,都吓了一跳,就问那个鼻子到哪里去了?咬掉的那一部分。

  在医院做了清创手术,章晓云鼻子上的伤口慢慢愈合,但因鼻部缺损,导致严重畸形,鼻再造手术难度大、复杂、手术次数多、费用昂贵,通常需花费10~20万,这对章晓云来说是无法承受的数字。幸运的是,深圳一位心理医生周宁看到了章晓云的新闻后,联系到她,并将她介绍到上海一家整形医院,医院研究后决定对章晓云进行公益救助免费治疗,这期间,章晓云知道了2016年3月1日开始施行的《反家庭暴力法》。

  晓云:她说你们为什么就不会想到还有法律?这个社会就是法治社会,还有很多可以利用这些来保护自己。

  2016年12月,章晓云决定拿起法律武器为自己讨个公道。她从媒体记者的手中得到了北京源众性别发展中心主任李莹的电话,了解了具体情况后,李莹决定为她提供生活救助金和法律援助。

  记者:晓云的这件事情走到今天,她受到了那么大的伤害,但是你回头看,你觉得她在里面有没有责任?

  李莹:我觉得这个可能是很多,其实可能在我接触的案件当中,有忍40年还没有离婚的,因为家庭暴力是有特殊性的,其实家庭暴力的本质是权力控制,一方对另外一方的控制,所以它是跟一般性陌生人之间,或者是一般人之间的这样一个伤害是不一样的,它的实质是一种权力控制关系,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制定专门法律,来去规制它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。

  李莹代理过许多和家暴有关的案子,通过章晓云的案子,她觉得应该把已经离婚的前配偶对家庭成员的暴力行为也纳入《反家庭暴力法》的实施范围。

  记者:我在采访晓云的过程中,我感觉除了晓云在这个事件中,她是一个受害者之外,可能还有一个比她受害更深的就是她的女儿。

  李莹:我认为那也是一种暴力,家庭暴力它不仅在夫妻之间,还有子女对父母,还有父母对孩子,而且这个对未成年人的家庭暴力,她看见了家庭暴力,我们一般叫目睹儿童,家庭暴力目睹儿童,那么对他们的心理伤害都是非常大的。

  李莹:她要会花很多的时间,因为我们机构也在关注家庭暴力的目睹儿童,我们会发现即使是她长大之后都会给她带来阴影。

  李莹:所以我们对这类孩子,我们也要进行关爱,我们要给他进行相关的心理辅导,无论是从学校、从家庭,还有包括这种专业性的机构都要对这些孩子进行关爱。

  对于章晓云来说,鼻再造手术已经接近完成,在志愿者的帮助下,两个女儿的学业和生活也得到了较好的安置,家暴阴影的消除,需要社会支持系统的有力介入,也需要时间慢慢冲淡。港彩开奖结果